一个大桔子

冷战组——:)

自己码着


林汐Rain:

下午披司康皮卖着萌调戏我家憨八嘎的时候发生的。一开心就涂出来卖萌用。


这里的憨八嘎看起来这么攻一定是错觉!错觉!!!


占tag歉(*/ω\*)


[仏英]the hand

作者的话是什么我怎么不知道☆[划掉

人设,cp向弱,清水。以上


1.

费里西安诺到了和罗维诺的见面地点,结果那个傲娇又迟到了。

他并不喜欢等人,于是现行步入了约定好的那家酒吧,天知道为什么要在这种地方见面,自家哥哥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个爱好。古老的雕花木门内传出轻松活泼的钢琴声拉走了他的注意力,推门进去里面俨然是一个小型音乐会,不少人围着一架小巧的钢琴坐着聆听着优美的旋律。费里想起来在自己搬到这之前小镇上有一个优秀的少年钢琴家,如果没记错应该就是这个酒吧店主的弟弟。

真是敬业,这么多年了还在这里演奏。他回忆着那个少年的名字叫亚瑟,一头金发与眼前这个人大致相符,只是他眉宇间多了些岁月的痕迹,不得不说他的钢琴弹得真的很好,与自己在音乐学院进修时的导师水平有一拼。

“那位绅士,介意与本人共奏一曲么?”

恍惚中那人打了个响指招呼费里过去,这当然求之不得。费里高兴的错开围观的众人向他走去,自己的笨蛋哥哥关于这个钢琴家跟自己讲的并不多,刚好借这个机会可以了解一下这个人的过去。


一曲弹毕,男人转过头很轻松的转过头对费里露出灿烂的笑容,听到他的要求兴致勃勃的讲述了亚瑟的过去。


2.

这个酒吧在十年前开张,那时他的店主叫斯科特.柯克兰,是个嗜酒的绅士。镇里的人对于这个整日喝酒的人并没有什么好感,挑起柯克兰家大梁的是他的弟弟,亚瑟.柯克兰。那个时候亚瑟9岁,对于弟弟在钢琴方面的天赋异禀斯科特忍忍心也为他买了一架很适合他的尺寸的小小的钢琴。

美妙的琴声吸引来了不少高高在上的贵族,时年13岁的弗朗西斯.波诺弗瓦就是其中之一,他有一个娇宠他的父亲,那段时间他几乎天天泡在亚瑟的钢琴前面。小小的亚瑟并不介意,弗朗西斯的到来会给哥哥带来不少收益,也就是说自己可以吃更多的冰淇淋。

“父亲,我想把这美丽的琴声带回家!”

听到这个请求双方都很为难,斯科特少有绅士的称虽然他很乐意做这个生意,但是自己并未给亚瑟录过CD,他也表示无能为力。坐在钢琴后面的亚瑟撑着脑袋看他们,那时的他脑袋里完全没有钞票的概念,冰淇淋即正义。

弗朗西斯忽然打了个响指,抬起头用恳求的语气对父亲祈求着“父亲~要不就把这位美丽的绅士请到我们家里?那样我就可以每时每刻都可以听到不一样的美丽的钢琴曲了!”

斯科特听了这个建议,尽管利益熏心他很乐意接受,但他还是转过头去看趴在钢琴后面的亚瑟,后者正百无聊赖的趴在琴键上敲着单调的音符。弗朗西斯的父亲看亚瑟兴致不高,于是补了一句“如果你到我们家来,你就随时都可以吃冰淇淋,任何口味。”

听了这话少年亚瑟直起身子,表示出积极的态度。而后柯克兰家与波诺弗瓦家一手交钱一手交人。各方都吃了甜头,相安无事。


3.

听到这里费里明白了坐在自己面前的叫亚瑟的金发男人的身世,正准备用尊称开口旁边的酒保侧过身子来冲着“亚瑟”说:“弗朗,再来一瓶酒吗?今天店里请客。”

感受到费里惊异目光的弗朗西斯笑出声,牵过他的手用甜腻的语气解释:“亲爱的我知道你一定很惊讶,让我继续给你讲。那时的医学技术并不高超,为了得到亚蒂的手父亲也废了很大的劲,你问我为什么?人总是会死的,亚蒂死之后我该如何享受那美丽的音乐呢?所以父亲把他的手移植给了我,那样我就能真正的随时随地都可以享受他的音乐了。可惜的是手不会长大,所以我只能在这个酒吧用这架独特的小钢琴来弹奏了”。

费里从高贵柔软的椅子上跳了起来,颤抖着生意问他:“那……亚瑟呢?他现在在哪里?”

弗朗西斯像是没听见一样继续弹着曲子,良久才回答,。

“他吗?有了他的手他还有什么用呢?砍掉他的双手后父亲就把他扔到街上了,有的是饥渴的男人们要。”金发男人轻笑着,“话说回来,亚蒂那双绿眼睛真美,可惜我没有拿到呢,父亲说那太残忍了。”


end.


铃音Rain:

【蠢萌憨八嘎拟人】


·亮金色短发,红色衬衫(肉hhhhh)橙色外套(白点是芝麻我才不会说)

·左耳旁边一根呆毛。和主人阿尔一样带着平光眼镜

·性格欢脱。偶尔会蹦出几个英文单词,·喜欢大喊,看到主人会很开心。

·喜欢司康但是不想承认(不是傲娇!(才怪))默默的保护他


好吧好吧就承认他是攻——没办法!司康拟人设定就是受来着【自掘坟墓


群里来了憨八嘎和我(司康)组cp于是我就如约画个憨八嘎拟人。以上是他提供的设定我改了改画的

上色废。于是整个色调都调灰了看着顺眼点。


但这对cp脑洞的本质还是米英大法好——!!!!!!味音痴夫夫天长地久【hhhh


[英米]日常甜梗☆

其实是lo主逆自己cp的xxxx[p站改图☆

折这天是周末亚瑟加班回到家里,借住自己家的弟弟阿尔弗雷德正趴在自家沙发上边吃汉堡边看肥皂剧。

他是不是刚洗完澡啊。

woc就穿着国旗内裤。

弟控心理泛滥的亚瑟摘掉手套,眨眨眼睛,好可爱啊好想摸(!)

【亚蒂你忘了电视屏幕有反光吗?!】

亚瑟翻着白眼听到自家弟弟用快崩溃的语气吐槽他。


米英』独伊』五个游戏

那么我在这叨叨几句。因为悬疑风所以cp向可能不明显。还有桔子渣见谅♪

—————————————————————————————

1.谁最该死

费里西安诺刚刚大学毕业,这个假期独自出门旅行。这天晚上,他在一家小旅馆留宿。虽然看起来设施还很现代但是询问了一圈居然没有意大利面,然而因为来法国所以根本就没有想着自己做饭的费里西安诺有些郁闷。

宅院的主人是个独身老人,名叫麦克。这个老爷爷为人和蔼,左腿走起路来有点瘸,老的已经直不起腰来了,但还是高声笑着招待,为他安排了最好的房间。让费里想到了自己的故乡。

吃过晚饭,普罗旺斯的夏夜十分迷人,但费里宁愿待在自己舒适的客房里发呆也不想下去交交朋友。倒不是他社交能力差,而是奔波了一天实在是太累。客房里有很多杂志和书籍共旅客消遣。费里拿起一本发黄的小说,坐在床头看了起来。书的边沿已经破烂,好的地方也向上翘起,要是有德国人看到一定会崩溃吧。费里心里想着,既然这么破烂那么就是很多人看过了,凭着这个想法费里安静的喝着红茶翻开了书页。与其说是书更像是日记,飘逸的英文字体有着浓厚的美国气息,看起来作者是一个很有品位的人,费里暗笑着。

书名叫做《五个游戏》,序言讲述了一个小故事:六个人同时住进了一家旅店,当天晚上一个身强力壮的客人试图侵犯醉酒的旅店老板阿尔弗雷德的同性妻子,阿尔敲门向其他旅客寻求帮助,但没人肯出手相救,最终瘦弱的男人亚瑟还是惨遭蹂躏。第二天天还没亮,无法接受现实的亚瑟在自己房间里割腕自杀了,作为丈夫的阿尔非常伤心。第二天他在六人的早餐中下了安眠药。当他们醒来后,等待他们的是阿尔设计的生死游戏。

读到这里,费里忽然感觉夜幕降了下来,空气中依然飘散着薰衣草的香味,但他的心里却闻到了压抑。深吸一口气,强烈的好奇心驱使他翻开了第一章。

不知道过了多久,六个人陆续醒过来,发现自己被铁链反绑在一个阴暗的储藏室,过量的安眠药令他们全身无力,连说话都很困难。

阿尔架着金色眼镜的瞳孔漏出轻松的颜色,微笑着摊了摊双手,他感到了成就。

”The journey is tired, now I come to accompany you to play a game, have fun, how?”

(旅途生活劳累,现在我来陪你们玩个游戏,找找乐子,怎么样?~)

TBC.


米英♚永不承认

无关其他的,国家的利益不是永远高于个人私心的么?

所以在阿尔弗雷德举着那把毛瑟枪对准他的时候。

在阿尔弗雷德接受了红酒代理商给他的自由女神的时候。

在阿尔弗雷德与他建立布雷顿森林体系的时候。

在那个永远长不大的大男孩帮助自己恢复经济实力的时候。亚瑟总是明白,这样的关系最好,不生疏,不亲密,不令人悲伤。毕竟曾经的教训让他变得像易碎的水晶,不敢去接近美丽的物品。

永不承认。

这样也挺好。


〖甜〗米英⇔短梗⒈

华盛顿的夏天很极端,热到离谱。亚瑟被阿尔拽出门买东西,两个人出了门就发现没拿伞,硬着头皮还是走了出去。前面有一对情侣在一把太阳伞下依偎着,亚瑟心想阿尔出门连个伞都不知道带还会干什么正准备吐槽就发现阿尔把他手里的书放在自己的头顶上,阳光打下的阴影摇摇晃晃的。

“呐这样就晒不到了吧?hero就是聪明。”阿尔这么说着。